會員成果

發達國家推動制造業服務化的經驗及啟示

信息時間:2015-11-18 信息來源:

    《中國制造2025》明確提出,要堅持把結構調整作為建設制造強國的關鍵環節,推動生產型制造向服務型制造轉變。制造業服務化不是“去制造業”或單純地轉向生產性服務業,而是制造企業實現價值增值、增強核心競爭力的重要途徑。長期以來,發達國家依靠在研發設計、商務服務、市場營銷等服務領域的領先優勢,主導著全球生產網絡和產品價值鏈。我國制造業服務化轉型還處于加速推進階段,認真研究發達國家的推動制造業服務化的相關政策和做法,對推動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和提質增效具有重要意義。

    全球制造業服務化發展趨勢明朗

    全球制造業服務化的實踐始于上世紀60、70年代,進入上世紀90年代以來,隨著生產過程自動化、智能化程度的提高以及大型裝備復雜化程度的加深,制造環節在整個價值鏈中的比重日趨下降,產品的研發設計、交付、安裝、維護和服務等各環節需求及所占價值愈加提升。特別是,近年來,隨著信息技術的推廣應用,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工業互聯網等新興產業加速發展,服務業與制造業日益融合,服務化由此成為全球制造業發展的重要趨勢。

    目前在國際分工比較發達的制造業中,產品在生產過程中停留的時間不到全部循環過程的5%,而處在流通領域的時間要占95%以上;產品在制造過程中的增加值不到產品價格的40%,60%以上的增值發生在服務領域。產品價值實現的關鍵和利潤增值空間日益向產業價值鏈兩端的服務環節轉移。總體而言,制造業服務化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一是制造業投入服務化,包括新技術研發、市場調研和廣告、物流、技術支持、零部件供應、信息咨詢等方面。近年來,發達國家制造業對服務業的中間投入呈較為明顯的上升趨勢。根據麥肯錫的研究報告,美國制造業的從業人員中,有34%是在從事服務類的工作,生產性服務業的投入占整個制造業產出的20%~25%。另一個是制造業產出服務化,包括銷售服務、維修保養、金融租賃和保險等方面。世界知名的跨國制造企業已經從產品制造商轉變為“產品+服務”的提供商,比如美國GE公司的“技術+管理+服務”所創造的價值已經占到公司總產值的2/3以上,全球最大的航空發動機制造商英國羅爾斯-羅伊斯公司通過改變運營模式,擴展發動機維護、發動機租賃和發動機數據分析管理等服務,通過服務合同綁定用戶,增加了服務型收入,服務收入占公司總收入的比重已經超過60%。因此,從國家經濟競爭力來看,在傳統制造業競爭力不斷下降的情況下,制造業服務化的發展水平直接決定了一個國家參與國際分工的地位、產業控制力和競爭力。

    發達國家推動制造業服務化的主要經驗

    (一)建立以“客戶為中心”的制造服務業

    自20世紀六七十年代,發達國家就大力推動制造業企業向服務價值鏈延伸。美國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制定系列法規,如1980年提出的“鐵路和汽車運輸的條款”,1984年制定的“航空條款”、1991年頒布《多式聯運法》、1999年通過的《金融服務現代化法》等系列法律法規,促進了現代服務業的發展。近年來,美國大力推動制造業重振,出臺國家制造業創新網絡計劃,打造以3D打印技術為代表的15個制造業創新中心,進一步體現了服務于消費者個性化需求的制造業發展方向。

    芬蘭將“服務業和服務創新”作為重點推進工作之一,提出“建立以顧客為中心的服務業是芬蘭競爭力的來源”,先后部署創新制造、創新服務、創新運營模式等3項工作計劃,對制造業服務化發展給予引導和資金支持。

    (二)加快以智能制造為代表的新型制造模式的推廣

    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發展和個性化需求的日益增多,工業互聯網、工業云、移動O2O等新型生產組織方式極大地提高了工業設備、生產過程、產品和用戶數據的感知、傳輸、交互和智能分析的能力,為制造企業實現產品全生命周期的實時動態控制與管理提供了技術支撐,極大地提升了制造效率和服務能力。為在新一輪產業和技術革命中搶占先機,近年來,發達國家紛紛制定先進制造發展戰略。如美國的先進制造業伙伴計劃、德國的工業4.0戰略以及日本的I-Japan戰略都凸顯了發達國家通過加強制造業的頂層設計來適應制造業服務化的發展趨勢。

    以德國為例,德國的制造業服務化相對比較弱,其制造產品沒有充分挖掘服務的價值。德國工業4.0的提出意味著德國試圖利用其變革德國制造業的方向,通過信息物理系統(CPS)實現智能車間和智能工廠,加快向制造業服務化轉型。

    (三)加強制造業服務化發展的標準和規范建設

    發達國家一般不通過經濟或行政手段直接干預產業發展,而是加強對標準和規范建設來支持來引導制造服務化發展。如美國建立了營運模式共創與知識交流的平臺,用以向企業推廣制造業服務化運作模式。歐洲國家除了高度重視基礎設施環境建設,政府還積極推動本國的服務貿易自由化、開放化,為本國服務業開拓國際市場創造條件。日本政府制定了25種與企業相關的認證體系,通過組建行業協會來加強和完善制造服務業市場的管理。此外,為促進服務貿易的發展,發達國家在WTO談判和其他區域經濟一體化談判進程中都把服務貿易標準作為重要的談判條件。

    (四)大力推動制造業服務外包業務的發展

    由于勞動力成本比較高,為專注于核心業務的發展,發達國家都將服務外包視為發展實體經濟的戰略支點,紛紛出臺相關政策措施支持制造業服務外包,服務貿易和服務投資成為國際經貿合作新熱點。一些國家通過積極發展服務貿易,帶動生產性服務業發展。如美國為了促進和擴大生產性服務貿易出口,專門制定了“服務先行”的出口促進策略,重點促進其具有強大競爭優勢的旅游、商務與專業技術服務(包括環保、能源等工業服務)、交通運輸、金融保險、教育服務、影視娛樂、電信服務等行業發展。

    我國制造業服務化發展面臨的挑戰

    長期以來,我國對制造業服務化的認識尚不到位,“重工業、輕服務”的思維慣性普遍存在,發展生產性服務業的思路和舉措較為落后。雖然近年來我國制造業企業開始重視制造業的服務化轉型,在裝備制造和電子信息等領域涌現了一大批制造業服務化的企業,如陜鼓、海爾等。但是由于我國制造業服務化的起步較晚,政府部門對制造業服務化還缺乏完善的政策支持,許多生產性服務企業的財稅優惠較少。另外,企業的專業化分工與合作的意識淡薄,對生產性服務的需求還是以傳統服務為主,缺乏專業的現代服務。

    調查公司AndyNeely對全球13000家制造業上市公司提供的服務進行了研究,結果表明,發達國家制造業服務化的水平明顯高于正處在工業化進程中的國家。美國制造與服務融合型的企業占制造企業總數的58%,芬蘭的這一比值為51%、馬來西亞是45%、荷蘭是40%、比利時是37%。相比而言,中國制造業的服務化進程相對落后,具備服務型制造能力的企業僅占所有企業的2.2%。

    目前,我國制造業還普遍以加工、裝備為主,商業競爭模式還主要是依靠低成本的價格競爭為主,通過品牌、研發、金融等環節的盈利能力還明顯不足,缺乏服務理念的商業模式創新。與跨國公司加快服務化轉型相比,我國一些制造企業從制造環節向集成服務的延伸力度仍然不足,特別是在提供集成服務和整體解決方案、零部件定制服務等方面存在著明顯的差距。我國90%以上的標準規范仍集中于制造業領域,服務業標準十分缺乏。在設備檢修、合同能源管理、制造業物流、車載信息服務等制造業服務化的重點領域,還存在許多標準規范的空白。

    此外,推動制造業服務化發展需要復合型的專業人才,我國的教育體系還普遍缺乏對工業設計、現代物流、電子商務等領域專業人才的培養,人才培養模式和課程設計無法滿足制造業服務化轉型的需求。相比發達國家,我國的職業教育和在職教育明顯不足,還需要增強企業員工的創新意識和服務意識。

斗牌TV小宝